86-0592-5169838

法正律师李芹花代理案件入选福建省律师行业2016-2018年度最具影响力十大案例及案例评析
栏目:法正新闻 发布时间:2019-12-12
2019年12月7日,由福建省律师协会主办的福建省律师行业2016-2018年度民商事诉讼、仲裁领域最具影响力十大案例发布会在泉州举行。
2019年12月7日,由福建省律师协会主办的福建省律师行业2016-2018年度民商事诉讼、仲裁领域最具影响力十大案例发布会在泉州举行。


福建法正联盟律师事务所李芹花律师代理的张国祥与厦门竞降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厦门降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网络购物合同纠纷案入选福建省律师行业2016-2018年度民商事诉讼、仲裁领域最具影响力十大案例!
下面简要介绍案件代理情况,并结合最高人民法院最新发布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简称《九民会议纪要》)对入选案例进行评析。
案情简介
“降飙网”由竞降标公司和降飙公司共同运营,采用一种新型的电商运营模式,依参与竞标的人数而定,越多人参与竞标则价格越往下降。降飙网上使用虚拟货币“降飚金”,网友注册成为会员后可在线充值,人民币1元转换成为1个降飚金。降飙金分为充值降飙金、赠送降飙金和再用降飙金三类。“充值降飙金”来源于会员充值,可用于关注商品、跟竞商品、抵付货款和资金提现。“赠送降飙金”来源于会员注册、充值、推广、晒单、评价等奖励,可用于关注商品、跟竞商品。“再用降飙金”是降飙网跟竞金的一种存在方式,是会员在参与商品竞标的过程中因每轮跟竞至竞标结束而未得标的跟竞金积累而来的,可用于补差抵付商品、在换购商城内换购商品及抵付货款,因其具有换购、兑换功能,因此“再用降飙金”后期在账户上体现为“兑换积分”。



降飙网提供的商品有iphone手机、计算机、平板电脑、日用品等,消费者通过两种方式获得商品,一是通过竞拍形成竞拍订单获得商品,二是以再用降飚金换购形成换购订单获得商品。操作流程为:对于意向竞拍的一个个商品,先予关注,并预先设定自己的得标价;每次关注商品,系统会扣除1个降飚金(“关注金”),参与每轮跟竞时系统扣除1个降飚金(“跟竞金”),竞拍的人越多,商品掉价越多,会员随时可以点击“夺标”健进行夺标,当会员设定的得标价达到竞拍商品逐轮掉价后系统形成的最终价格时,最先夺标的会员夺标成功,并应在24小时内完成全额付款,形成竞拍订单,网站承诺在指定的时间内完成竞拍订单发货。中途退出竞拍的,跟竞过程系统扣掉的降飚金即跟竞金将不予退还,跟竞全程但未得标的,部分跟竞金将由系统转换为“再用降飚金”(在账户上也体现为“兑换积分”),会员可点击降飚网上的链接进入换购商城,选择意向换购商品,以再用降飚金支付所换购的商品价款,并形成换购订单,网站承诺在指定的时间内完成换购订单发货。
 换购商城推出大量极优惠的折扣价商品供会员换购,又因换购时仅能以再用降飙金换购,因此,多数会员为换购商品,会参与大量的竞拍活动,以形成再用降飙金,在竞拍过程中,系统会自动扣除数量不等的降飙金即跟竞金,其中仅部分会累计返还并转化为再用降飙金。
2015年3月份,降飙网推出“充多少送多少”的充值奖励活动,众多消费者在降飙网上大量充值,进行竞拍、换购商品。最初订单正常发货,但自4月初开始,部分订单逾期发货或不发货,6月份时订单全面未发货,且不予退还充值余额,赠送金额无法使用。消费者纷纷于2015年4月下旬至6月中旬向工商部门投诉,2015年7月提起诉讼。在诉讼过程,“降飙网”关闭,竞降标公司和降飙公司停业。
根据工商信息,竞降标公司现有股东为8个自然人,均未足额缴纳出资,章程规定的出资期限未到期,发生过增资与股东变更。降飙公司的大股东为竞降标公司,持股99%,小股东为1个自然人,该自然人也是竞降标公司的股东,降飙公司也发生过增资与股东变更。两家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台湾人游某。
原告的竞拍订单商品与换购订单商品均未发货,原价格共计53165元,交易价格共计31038元。原告在降飙网的账户余额为:赠送降飙金20876个,充值账户39个,兑换积分2646个。
案件新颖性方面


     1、“降飚网”业务模式新颖,涉及“竞拍”销售模式,并创设虚拟货币“降飚金”在降飚网上进行竞拍与换购交易;


      2、消费者在网站充值,再使用网站系统形成的降飚金进行商品竞拍和换购,竞拍与换购订单上的交易价款,以及账户余额提现的赠送降飚金、充值账户、兑换积分等,该如何认定此类“降飚金”的法律性质?


      3、多个经营主体是否存在人格混同的认定及其认定标准如何?




    4、因出资期限未到期而未足额实缴出资的股东是否应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即股东出资应否加速到期问题。


律师代理过程
众多消费者向工商集中投诉要求调解无果后,找到代理律师,要求维护合法权益,追究降飚网经营者责任。代理律师介入后,全面了解降飚网上公开的信息内容,包括新闻报导、网站主体与链接情况、降飚金分类与各自用途、竞拍与换购的相关规则、消费者账号中的订单情况及分类降飚金的余额信息等,收集诉讼所需证据。
结合消费者的诉求,代理律师依据《合同法》第94条、第97条、第113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55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13条第2款、第18条第1款等有关相关请求权基础,设计了本案诉讼方案。
本案涉及因出资期限未到期而未出资的股东是否应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问题,厦门的法院尚未有判决股东承担责任的生效判决先例。本案在确定一并起诉公司股东的诉讼方案后,一开始立案时,法院并未同意立案,代理律师充分准备文件资料,与立案庭积极沟通,立案庭经过研究并认为本案具有审理互联网案件的研究价值,最终同意给予立案。
提起本案网络购物合同纠纷诉讼后,期间又经历了公告送达,以及案中案——被追加作为第三人参与确认股权转让协议无效案,案件历时近三年。
本案后续执行问题上,被终结本次执行,具体原因在下面“案例评析”部分进行陈述。上个月最高人民法院刚刚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希望能为本案后续恢复执行并顺利实现债务清偿提供依据。
案例评析
结合《九民会议纪要》
案件经历3年,3年内司法实践上发生了较多的变化,如果是今天代理这个案件,可能在具体的诉讼策略上会有些不同,代理律师也可以减少很多工作量,比如当下普遍使用的诉讼财产保全保险为原告申请财产保全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也会影响诉讼策略的选择;比如关于股东责任的司法实践趋势,以及法院对后续涉执行案件的法律适用等等。
2019年11月0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简称《九民会议纪要》),其中“关于公司纠纷案件的审理”部分认为:
“6、【股东出资应否加速到期】在注册资本认缴制下,股东依法享有期限利益。债权人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请求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下列情形除外:
(1)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人民法院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
(2)在公司债务产生后,公司股东(大)会决议或以其他方式延长股东出资期限的。”
在“股东出资应否加速到期”问题上,承办法官其在2017年的判决观点与上述九民会议纪要观点相一致,认为在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并不当然导致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出资加速到期。
在作出本案判决时,被告2家公司已停业2年有余,公司没有财产,后续执行问题必须通过追究股东责任才能解决,这也是本案诉讼伊始将股东列为被告的初衷。在执行问题的解决路径上,承办法官在判决书中给出了评述意见——可通过破产程序实现股东出资加速到期,清偿债务。
本案后续在申请强制执行过程中,经办执行法官提议执转破,债权人申请追加股东作为被执行人但并未成功,认为本案股东并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规定的可列为被执行人的“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出资人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的要求。
可见,在《九民会议纪要》出台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的适用标准仍然存在混乱,代理律师认为,《九民会议纪要》关于“股东出资应否加速到期”问题上的例外情形,正是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的适用标准具有指导、界定的意义,希望能为本案后续恢复执行、实现债务清偿带来预期效果。